抖音富f2版ios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内容开始–> 陈晓鸥认真的听着,不住的点头,她说话,观点向来很正,不得不说,他认识那么的人,抛开身份和地位不说,她应该算是人中的佼佼者,不过凭她的才华,成为人上人应该是早晚的事情。

他笑道,“时至今日,我才发现我最喜欢的事情,不是游玩,而是数钱,嫂子,下午我再干收银员哈。”

“好啊,小云和兰芝都觉得非常厉害,也教教她们哪。”

陈晓鸥不屑的说道,“就她们那智商,连这点小钱都得摁计算器,就是再练十年,也成不了大器。”

气得兰芝和小云要出来打他,朱海眉拦了半天,她们才作罢。

朱海眉真无奈了,陈晓鸥想要改变这个性格,估计,难!大家都看不好他,但是他竟然真当了一下午的收银员,王大姐他们在操作间里都不住的嘀咕,看他到底能撑多久。

一直到了下午四点多,他都稳稳地站在那里,连朱海眉都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如果他真有这样的任性,想改变还是很可以的。

快到五点钟的时候,朱海眉催他回去,“晓鸥快点走吧,晚了就赶不上汽车了。”

陈晓鸥说道,“晚上我和一起回去吧,我会骑自行车,我带着。”

“我今晚不回去了,还住店里。”

陈晓鸥皱眉,“住店里能行吗?一个人多不安全?”

你要我原谅

“小云晚上陪我。”

陈晓鸥看了小云一眼,“她还挺有良心。”

一句话,马上让小云的脾气暴了,“陈晓鸥怎么说话呢,我哪里没有良心了?”

陈晓鸥低下头,“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

气的小云要跳脚。

“行了,想吃什么,收拾点带回去,快走吧。”朱海眉催他。

陈晓鸥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来的时候,我问售票员了,最晚一班车是六点,晚不了。”

朱海眉知道他不傻,就没在催他,转身进了操作间,忙活了半天,陈晓鸥突然趴在门口,“嫂子,我走了,陈政委来接我了。”

朱海眉忙揪揪耳朵,“谁来接了?”

“陈政委,我走了啊。”

我的个天哪,首长驾到啊!

朱海眉忙擦擦手出去,陈晓鸥既然来说了,那她不能躲着不出去吧。

店里面站了一个个头不高的中年人,穿了件部队里常见的浅蓝色的上衣,下面是军绿色的裤子,脚上穿了一双胶鞋,长得再普通不过,但是他见到她出来,一道锐利的目光看过来。

看的朱海眉心中一惊,貌似他们第一次见吧,何以用这种目光看她?

她话掩下心中的不安,笑道,“陈政委来了,快坐,喝杯茶再走吧。”

陈政委稍微眯了一下眼,面前的这个女人,打眼一看不是非常美丽的那种女人,但是散发出一种坚韧又自信的气质,让人会不自主的就生起一股可以信服的感觉来。

陈政委点点头,“可以。”

朱海眉惊讶了,正常不应该说,不用了么?

她快步的走进操作间,很快的泡了一壶绿茶出来。

店里仍有顾客,不少人都好奇的看着这边。陈政委却稳坐如泰山一般,丝毫不为之所动,他的目光看的是墙上的那副画。

好像只要认识她的人,进来都会先打量那副画。

朱海眉刚放下托盘,陈政委便说道,“坐吧。”

找她谈话,这是什么套路?

她扭头看了一眼依旧站在吧台前面的陈晓鸥,他在利落的给人收钱找钱,兰芝正在整理,面包架子上的面包,现在他一个人算账收钱就可以了。

“晓鸥给和东远添麻烦了。”

朱海眉微笑道,“您这话就见外了,我和东远是打心眼里喜欢晓鸥,拿着他当弟弟看,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陈政委不禁侧目,她是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纯粹的说恭维的话?这个女人真不简单,陈晓鸥都能站在吧台后面给他收钱,估计她是第一个能让他甘愿干活的人。

“是我认识的军嫂里面最自立的一个,开这个店,生意经营的这么好,很不错,若是军嫂都如一般,那么官兵们都可以的放心的为国家服务了。”

朱海眉摸不清她的心思,“您真是过誉,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女性们也应该独立起来,不能一味的只靠着男人,所以我做这些也是应该的。”

陈政委笑了起来。

朱海眉被他的笑搞得莫名其妙,不禁问道,“您笑什么?”

“思想进步很大呀,我记得去年的时候,沈东远还朝着我诉苦,说家里给他娶了个窝囊媳妇,现在看来,他的话当时简直是一个弥天大谎呀!”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陈政委这什么意思,竟然把她从前的事情都拿出来讲了。

只不过她也不是那种薄脸皮的人,她笑道,“大家都这么说呢,谁让我脸皮厚呢,非想着改变了自己,给他们看看。”她的口气又转变成了感叹,“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嘲笑,不过,幸好我的努力没有白费,让大家渐渐认识到我的优点,改变了大家的看法,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

陈政委点点头,“不错,不错。”他看了看正在收钱的陈晓鸥,“这一段时间,他表现还不错吧!”

朱海眉很中肯的说道,“他智商很高,但是情商就有点差强人意了。”

陈政委有点错愕,她还真能说实话,他又转变了话题,“听说和细雨成了朋友?”

这会儿错愕的换成朱海眉了,他怎么也知道细雨?

“怎么?是不是想问,我也怎么知道细雨?”

朱海眉忙不迭的点头。

“他是我亲堂弟。”

朱海眉转头看看陈晓鸥,“他?陈晓鸥?”

“很惊讶吗?”

我晕,沈东远从前都没说过呀,怎么回事?太尴尬了,前两天,她还批头盖脸的骂了陈晓鸥一顿呢,道理讲了一大堆,说人家公车私用,说这是作风问题,她脑子抽风了吧!

陈政委笑道,“那天说的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