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瓜视频在线观看TV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娄小乙人在外面,第一个需要考虑的就是,能不能把自己意识海中的那团逐运之团稍微的隐藏一下。

在他入道数十年的生涯中,遭遇到了两个同样拥有气运的修士,一个晁闻道,一个烟云,虽然他最后都成为了胜利者,但其中过程却是惊险无比,这样的状况他不希望再来一次。

在气运残片的驻留中,他这样的情况是很吃亏的,亏就亏在他气运上身时,自己还是个对修行一窍不通的白丁!

他用了十数年才从一介白丁升到筑基,这个时间可能比不上那些绝世天才,但也绝不能说就很差了;晁闻道他不了解,不去说他,只说这个烟云,相遇时已有数十年的筑基资历,考虑到气运残片是同一时间散落宇宙,那么当然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

烟云在气运上身时已经是名修士,而且还很可能已经是名筑基修士!

那么,如果气运残片上身时修士的境界不仅仅是筑基呢?如果当时的修士境界就是金丹,甚至元婴呢?吞掉他的气运就是分分钟的事,没有悬念!

对当时在宇宙中无数气运残片四散宇宙的场景他至今记忆犹新,他甚至可以做出基本的判断,像他的这个最弱的气运残片估计限于本身的能力也就只能落到当时白丁凡人的他身上!但还有很多强大气运残片,它们就更可能落于筑基,甚至金丹元婴等修士的身上,不会有错!

这个判断的结论就是,在所有气运残片的拥有者中,最起码在修为境界上,他是最低的那一类!

另一个判断是,气运者的分布!

在他的母星低三界域,很小很普通的星域,他没有遇到气运者,这不代表没有,可能只是他从未融入到那个圈子里,接触太少而已。

就算没有!但紧邻的低首界域马上就出现了晁闻道!这说明什么?

花丛中亭亭玉立的漂亮女孩美的像朵花

说明了当初气运残片的数量之多,还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他当时在宇宙中看到的气运崩散状况,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

果不其然,在五环,就在轩辕穹顶之内他就遇到了第二个,烟云!

那么,这里还会不会有其他的气运携带者?考虑到五环之大就根本不是他母星一个量级的事实,考虑到五环修真之盛这个事实,考虑到界域修真繁荣必然是因为气运鼎盛这个事实,由此,完全可以确定,穹顶还有没有气运者不好说,但在五环上就一定有!而且不止一个!

结论,在五环这个强盗窝子,还有数个,甚至十数个修为境界都在他上的修士隐在暗处,随时等着跳出来咬别人一口,吞下他人的气运强壮自身!

他来错地方了!

留在母星他会无忧无虑,去往朝光情况可控,只有在这里,莫名的对手无处不在!

从数年前和烟云一战后他就意识到了这点,也想了无数的方法,却都无法找到一个切实可用的方式,不管是在博鳌楼的功术海洋中,还是自己摸索的一些方式,

他都有心向自己有机会接触到的境界最高的存在求教,不过最终还是熄了这份心思,因为和这位前辈终归不熟,而且人灵不同,最重要的是,这前辈不管怎么看都有点不靠谱,不着调……

但在狼岭这月余,每日在崇山峻岭中自由飞驰中,在肆无忌惮的击发飞剑的同时,在努力消迩飞剑过于惊天动地的声势中,在平素飞剑容身剑匣的养剑中,他突然兴起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能不能让两个剑灵进入自己的意识海中帮助隐藏逐运之团的存在?

这样做起码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至少能和剑灵做更近距离的沟通,而不是隔着一个剑匣!

外剑修之所以要背剑匣,是因为他们没有其他方式来做到一天十二个时辰随时随地的和飞剑处于一种沟通状态,就只能通过剑匣。

但娄小乙的飞剑有剑灵啊!剑灵为什么要一直留在剑匣中,而不是如内剑一般放进识海中呢?这是一个思维的误区,惯性的认知,好在,他现在意识到了这一点!

四季已经跟了他十余年,决城也跟了他近五年,如果再考虑在九宫界中的时间比例,这个时间还会更多,所以,沟通不成问题!

成问题的是,两个剑灵做这种事有点笨手笨脚!让它们杀人见血那是本能,都不用教,但让它们遮遮掩掩,就很耗功夫,好在,这是可以用时间解决的!

来矛尖镇三个月后,两个剑灵对逐运之团的遮掩初见成效,从娄小乙自己的观察来看,逐运之团现在已经隐隐有了一丝,嗯,怎么说呢,剑丸的感觉?

是个假剑丸!瓤里却是一团气运,没法做到像内剑一样通过法力冲激,刮出金精之气伤人,估计真能刮出也只是刮出一丝气运之气!

拿自己的气运去伤人?能不能真正伤害到别人还不好说,但一场战斗下来自己的气运气若游丝,这就已经不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了!

他可以预料,等两个剑灵真正适应了它们的新工作,逐运之团也就会真正的隐藏起来,金丹元婴上修能不能看出来还在两说,但同为筑基境界的修士想发现他的秘密就绝无可能!

唯一无法解决的问题是,如果战斗时把两个剑灵放出去对敌,逐运之团只怕会立刻暴露,不过既然已经开打了,以他的性格那就是不死不休,又何必在意暴露不暴露呢?

这是他出穹顶后的最大的收获,为了一个没屁用的金手指!

心情好,飞的就更顺畅,更远些,然后他就看见了两团身影在群山中忽隐忽没,斗的不亦乐乎!

这里已经深入狼岭近三百里,术法的波动早已传不到矛尖镇,也不是他娄小乙管辖的范围,

天空中,符箓乱飞,术法爆烈,打的是好不热闹,娄小乙也不上前,只是远远在里许外观战,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劲头,

看到两名修士望过来,他就摆摆手,

“们玩,我就是一看热闹的!”